麦&源

【麦源】墓前回想

爱生活,爱冰川太太

轨道炮建设进程中:

大号被三次元扒皮了,暂时用小号发东西= =


我也不知道自己最近怎么了,写东西有点意识流……


拒绝谈人生,谢谢合作。
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


 


01


源氏有些不自在的理了理修身的西服。


他已经很久没有穿得这么正式过了——在被改造成半机械之后,他就逐渐放弃了像正常人一样着装的习惯。不过每个男人的衣柜里总需要备着一套西服,以用来应对那些必须穿着正式场合的,比如现在。


茵绿的草坪从山坡上铺展而下,远远望去,聚集在平地上的人们都变成了难以辨识的黑点。源氏孤独的站在矮丘的顶端,身姿笔挺,一言不发,遮蔽在树林的阴影内,仿佛要成为一颗刚刚被栽下的树苗。


今天阳光普照,是一个和他此时心情不符的绝佳天气。


他心里有个平静的声音告诉他,他应该像一个真正的武士一般,勇敢的走下山坡,走进人群,和他熟悉的人们一起面对即将开始的仪式。但源氏也正沉浸在平生最大的胆怯中,他呼吸急促,心跳过速,要不是有西装的束缚,连肩上的散热栓都要如数弹出。


源氏透过重重树影望向山脚,今日,那里很快就要添上一座崭新的墓碑。他自知自己已经是半只脚踏进墓地的人。而谁曾想,麦克雷早已先他一步躺进了那座为他量身打造的坟墓之中,如今只等盖棺定论,安然入睡了。


 


02


真是讽刺。源氏心想。


他从没想过麦克雷会如此毫无反抗的就躺进坟墓里。那个男人就像在荒原上翱翔的鹰,他争强好勇,自由无束,敢于和所有可能束缚他的东西搏斗。而这次,他却如此轻易的放弃了挣扎,任由别人拿着铁锹,在他的棺材上填满永世不得翻身的厚土——这太不像麦克雷的风格。


但事情就这样发生了,整个过程流畅迅速,让源氏连反应的时间都来不及有。他仿佛踩在云端,又像被潮水推着前行,也只有在这座新坟被树起之前的短短十几分钟,才终于能冷静一点来考虑这让他抓不住实感的事实。


不过他也不会考虑太久的,在麦克雷入土的时候,就注定了源氏也要被一同牵扯进棺材——又或者可以反过来说,总之这座新生的坟墓,只可能由他们来两人分享。


 


03


为什么。


在到目前为止总共三十八年的人生中,这个问题在源氏的周身反反复复的出现着。一开始是别人问他,后来变成他问自己。而这些问题大多数都得不到回应,不如说,很多时候源氏自己都无法知道答案——某种意义上来讲,他一直是一个行动快于思考的人。


所以他也无法回答自己为什么会如此恐慌,这种情绪先于他的思维占据了他的大脑。源氏觉得自己就像站在一座断崖间的吊桥之上,两侧的山壁如同刀劈,脚下的木板嘎吱作响,等他踏上桥的另一端,这座摇摇欲坠的桥梁就会瞬间垮塌,一条后路也不给他留下。


他的脚上拴着铁链,另一端紧紧拷着另一个灵魂。他不知道他和麦克雷是谁束缚了对方,让他们两个自由不羁的人心甘情愿为对方殉葬。爱情的枷锁总是最狡猾的,它能让飞鸟折损了羽翼,还要用嗓音赞美这种束缚。


我才没有恐慌。源氏徒劳无功的想。


他认定自己只是在这样郑重的人生决策面前突然感觉迷茫。


 


04


嘈杂声从树林外传来,源氏叹了口气,他还是被找到了。


他抬起头,看见自己的友人和同僚都站在几步开外的地方。所有人脸上都带着小心谨慎的神色,似乎源氏是什么容易受到惊吓的物种,连开口说话都要轻声细语。


“那个,源氏,仪式快要开始了。”最后还是莉娜率先出声。


源氏点点头表示自己知道了。


“你不过去吗?”托比昂面色奇怪的问。


源氏摇了摇头。


禅雅塔双手合十,电子嗓音中带着一丝无奈:“我们不可能在没有你的情况下开始的,源氏。”


源氏沉默不语。


安吉拉有些迟疑的开口:“虽然我可能不应该问这个,但是你,呃,你不会……”


医生停顿了一下,似乎在思考合适的措辞,最后她叹了口气,还是原原本本的把自己想说的话说出了口:“你该不会……是在恐婚吧?”


 


05


“不,我没有。”源氏说。


他在心里补充,我只是在婚姻这座坟墓之前追忆人生,审视内心,绝不是对结婚这件事抱有任何恐慌。


可惜没人会信他的托词——就算他真的把后面补充的话说了出来。伴郎伴娘团已经开始起哄,莱因哈特大手一挥,一把将树木化的忍者原地拔起。源氏毫无反抗力,只能被众人夹在中间走下山坡,向着已经布置好的婚礼会场走去。


一步接一步,堪称视死如归。


 


06


岛田源氏,现年38岁,在自己的婚礼开始前突发恐婚,害得婚礼仪式差点没能准时开始。这种让人哭笑不得的行为真是完美的迎合了安吉拉·齐格勒博士当年的一针见血的评价——是个男人,同时又是个孩子。


此时的忍者被好几双手推搡着,一路来到红毯的起点。他的爱人并没有如约等候在花门下面,源氏抬起头,只看见麦克雷身着和他同款的白色西服,正毫无罪恶感的站在红毯另一头的神父身边。感受到源氏控诉的目光,牛仔眨了眨眼睛,露出一个无辜的微笑。


……他们明明说好了从花门一起过去的,在两个人为“谁娶谁嫁”这个问题打了好几架之后!源氏悲愤的想,这么快就毁约,婚姻果然是爱情的坟墓啊!


而婚礼进行曲恰到时机的响了起来,没给源氏多一秒的抗议时间,他就这样捏着强塞进他手里的捧花,在同僚好友祝福的目光中浑浑噩噩的走过红毯,等回过神来时,才惊觉自己已经站在了神父面前,与麦克雷并肩而立,准备好把另一只脚也踏进这座甜蜜的坟墓了。


麦克雷站在他身旁,肩膀轻轻碰了碰他的肩膀。这是他们之间心照不宣的小动作,如果是在战场上,下一秒就该是两人同时拔出武器,共同迎敌的时候。源氏突然感到前所未有的轻松,之前所有的恐慌有如拨云见日,瞬间烟消雾散。


他们亲手给自己的爱情挖了一座墓穴,蓄满来自往日时光的水流,这里便是一切风浪与奔波的终点。两艘漂泊不定的船只在此同时抛下锚,两个生性自由的灵魂,因为相爱而自愿用婚戒做成枷锁,将他们从此彻底的相互捆绑,一起囚困这座坟墓的深处。


R.I.P.不一定要代表永恒的长眠,也可以只是字面上的安憩啊。


所以还有什么好担心的呢,源氏想,无论现在将来,反正他今生注定要和这个人葬在同一座坟墓中了。他转过头,从麦克雷的眼睛中,也看见了与他相同的信念。


礼炮声砰然响起,就像合上棺木的声响,紧接着的下一发礼炮,将这座坟墓的大门也轰然关上了。一段长跑多年的爱情在婚姻的坟墓里找到了生根发芽的土壤——下面就是难舍难分的合葬时光了。




【END】

告别

麦源麦合志gayst

很好听,安利一下

 

♂♀

麦源接龙

第一棒  @大蛋蛋蛋子 

第二棒  @角勇五郎 

第三棒 我

第四棒  @周白 

第五棒  @I've got you in my Fanta. 

第六棒   @Smokey Taboo 

谢谢泰泰们一起来玩了这个接龙!!!!!!!

过节过节!!!!!!!!!!!!!!!!!!!!!!


ლ(°◕‵ƹ′◕ლ)

很早很早以前就想画的,麦戴弥撒的帽子(((

今天粮食掉落有点多啊,好嗨

【DAY 12: 记忆】

“我们以前有没有在哪见过?”
“应该没有?“

汤上看到一个喷漆,太棒了啊!!!!!!!!!!!!!哦这一对儿

1 / 18

© ÏţṧⱧḭġȟȒýù | Powered by LOFTER